西行雜記 | 致敬帕米爾高原的筑路英雄

        今年,我七十有三。年輕時,曾服役于“踏遍青山人未老”的鈾礦地質部隊,為祖國的“兩彈一星”奉獻過綿薄之力。在“960萬平方公里的遼闊,300萬平方公里澎湃”的祖國壯美山河里,南,我曾在碧波萬頃的南海中蕩漾;北,我曾在冰封的黑龍江馳騁;東,我曾在霓虹閃爍的上海鬧市中漫步;唯獨西,止步在茫茫戈壁的低窩鋪,無法在莽莽昆侖倚天抽劍,這不能不說是個遺憾!

        2019年10月,深圳市老科協組織精準扶貧援疆萬里行活動,我有幸參與,登上“深喀號·讀特援疆旅游專列”,領略了西域的風土人情;感受了帕米爾高原的偉岸險峻。卻讓我這自認為“踏遍群山”的老兵目瞪口呆!汽車駛離喀什沿314國道一路南行,一過紅山口,眼前的翠綠立刻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寸草不生的懸崖,呲牙咧嘴的峭壁。許多路段,汽車不得不在隧道中穿行,在高架橋上蜿蜒。隨著汽車爬升,頭皮開始發麻,我拿出氧氣袋緩緩吸著。車窗外百米高處的崖壁上,懸掛著連綿數里的卵石層,細沙裹著大小不等的卵石,稍有震動,隨時都有傾瀉而下的可能。對地質略知皮毛的我明白:印度次大陸板塊向北擠壓亞歐板塊,隆起了喜馬拉雅、喀拉昆侖和昆侖山脈,過去的古河床變成如今的卵石層,巖石破碎松散,極不穩定,塌方可隨時發生,想到這里,我冷汗滲衣!

山勢險,自然筑路險。

        據資料記載:中巴公路(中國—巴基斯坦)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跨境道路,最低海拔460米,最高4733米。它穿越喜馬拉雅、喀拉昆侖、帕米爾高原和興都庫什四大山脈,全長1032公里。該路地質情況極為復雜,雪崩、落石、塌方、積雪、積冰、地震、山體滑坡等災害時常發生,因此有地質災害博物館之稱,被稱作世界“第八大奇跡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從1966年始,奮戰在這個死亡之海的筑路大軍,是從新疆軍區和新疆建設兵團抽調的萬名年輕戰士。施工初期連最基本的人力工具都缺乏,沒有撬杠,就用繩拉; 沒有震動器,就鋼釬搗實;推土機缺乏,用肩挑背扛;一月半月難吃上一頓蔬菜,飲用水從一、二十公里外拉,照樣揮汗如雨,浴血奮戰。有一次,由于山陡石松,路基松動,推土機慢慢傾斜,駕駛員死握操縱桿竭力保持平衡,直到最后一刻無法挽回才跳出駕駛室,推土機掉進百米懸崖,摔成爛鐵一堆。1976年一次大塌方,二十多名戰士瞬間埋在其中,無一生還。類似各種大小險情幾乎每天都能遇到。據統計,中巴國際公路全長1032公里,有700多位英烈獻身于此,平均每1.5公里長眠一位值得人們永遠銘記的英雄。英靈永駐天宇,奇功長留人間。

生活難,自然筑路難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一路前行,中午,高山補給站給我們準備了豐盛的午餐,八菜一湯的食材全都是從遙遠的喀什提供,這些也是該站職工專為我們準備,平時難得一見的佳肴。吃著鮮美的胡蘿卜羊肉湯,嚼著永遠都煮不熟的夾生飯(高海拔,低氣壓),心里突然想起修筑中巴公路的英雄們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我感嘆帕米爾高原百丈懸崖的險!感嘆世界屋脊千里冰封的冷!感嘆高山之巔缺氧的難!感嘆中巴兩國筑路英雄為祖國、為人類無私奉獻、勇于犧牲的大無畏精神!

        敬禮!帕米爾高原的筑路英雄!


照片及資料由張仁理提供

編輯 思凡

(作者:曾海榮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双色球期香港六合彩